淘汰落后长丰特钢亿元投资打水漂
[提要]  

“ldquo;工信部网站上公布的生产线已经拆除了,这个生产线一直都没有赚钱,投入的1亿多基本打了水漂。”8月9日,山西临汾市尧都区长丰特钢公司股东张桥生向 《每日经济新闻》透露。

张桥生投资的这个项目和生产线,在工信部8月8日晚公布的18个行业2000多家淘汰落后产能项目的企业名单上榜上有名。公司产能20万吨、昔日投资1亿多元的18吨转炉生产线也已全部拆除,只剩下当初用来进行余热发电的发电厂。

而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在此次工信部公布的名单之中,一些前几年已经拆除了的生产线竟赫然在列。而退出机制的建立将关系到今后淘汰落后的工作以及行业和地方经济的持续发展。

1亿元投资打了水漂

8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电话连线在这一波淘汰大潮中的长丰特钢公司股东之一张桥生。据他介绍,对这个项目进行投资是在2005年,“ldquo;那时钢铁行业的盈利尚处于黄金阶段。”为此,张桥生与另外几名合伙人联合上马了生产线,陆续投资达1亿多元。“ldquo;但到了2006年,当生产设备还没完全上马之时,我们就感觉到了钢铁行业的寒意。”据他介绍,在今年上半年,根据地方政府的要求,所有生产线已被全部拆除,而这个生产线一直都还没有赚钱。“ldquo;以前在这里工作的500~600员工都已经回家了,只剩下当时为配套钢铁项目而建设的余热利用发电厂。这个厂当初投资了400万~500万元,目前正在寻找合作方。”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水泥、钢铁等行业,在前期都存在着一窝蜂上马项目的情况。今年,工信部一再点名这些行业存在着严重的产能过剩。

近年来,在国家相关宏观调控政策引导下,虽然我国淘汰落后产能的工作取得积极进展,但由于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工业领域特别是一些高消耗、高排放行业落后产能比重较大,淘汰落后产能的任务仍很艰巨。钢铁行业需淘汰的400立方米及以下落后炼铁高炉产能仍占总产能的近20%;水泥行业落后产能约有5亿吨,占总产能的20%以上。

张桥生表示,以后的投资中会对行业的政策和发展方向进行认真研究和把握,以免造成这种亏损的局面。

淘汰生产线有“ldquo;水分”?

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炼铁、炼钢、水泥及焦炭企业进行抽样调查中得知,在公布名单中的生产线大多已拆除,甚至有的生产线在几年前已经拆除。

比如,在此次公布的水泥淘汰名单中,河南新密市关口水泥厂、河南登封市嵩山水泥厂和河南登封市第二永固水泥厂等多家水泥厂均有立窑生产线需要被淘汰,但在2009年由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的文件中明确称,该省已全部淘汰立窑水泥生产线,水泥企业现全部采用新型干法生产工艺(特种水泥除外)。

兰格钢铁分析师徐力告诉记者,此次名单的公布是先期工作的一个后续工作,因此有很多企业已按照当地政府的要求对生产线进行了拆除。

退出机制缺失或成隐忧

张桥生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这个企业从开建到拆除,亏损巨大,但地方政府并未给出补偿的方案,企业员工也自行回家,并未得到安置。据透露,在山西省还存在着这类的企业,以后也会面临着这些问题。而淘汰落后产能涉及资产损失、债务处理、职工就业、地方经济发展、财政收入等问题,情况非常复杂。

我的钢铁网执行总监徐向春表示,此次淘汰落后产能由地方政府进行落实,而这些耗能产业仍然是当地的经济命脉,有的甚至是支柱产业,如此大规模地淘汰将会对当地经济以及财政收入产生影响,因此,如何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培养新的增长点将会考量当地政府和企业家的智慧。

工信部新闻发言人朱宏任之前曾表示,建立落后产能退出的长效机制从根本上讲,就是要完善落后产能退出的市场机制。“ldquo;但在目前我国面临转变发展方式、节能减排、应对气候变化等一系列紧迫任务,并且市场机制尚不完善的情况下,仅靠市场淘汰落后产能经历的时间会很长、代价会很巨大。因此,淘汰落后产能在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的同时,还必须有效发挥政府的调控作用,加强各项政策的协调配合,形成落后产能退出的政策体系,发挥各项政策综合效力。”

新闻链接

河北钢铁:淘汰不影响正常产能

8月8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向社会公告18个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这些企业的落后产能必须在今年9月底前关闭。

在此次公布的淘汰落后炼钢能力和炼铁能力的具体企业和设备名单中,大部分是民营钢铁企业,只有少部分国有钢铁企业和上市公司。其中包括,河北钢铁集团邯郸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3个25吨转炉共涉及产能90万吨;宣化钢铁公司的300立方米高炉;广东省韶关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的两座15吨转炉等。

“ldquo;淘汰的这部分产能属于比较低端的,并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正常产能。”河北钢铁集团邯郸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人士如是告诉记者。

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研究员徐力称,按照此前国家提高后的钢铁落后产能淘汰标准,小型钢铁企业不符合的多一些。多位行业人士则表示,这部分产能所带动的淘汰效应本身并不乐观,“ldquo;淘汰这部分产能可能会产生短期的影响,但长远来看其减幅仍然很小”。

安邦咨询高级分析师贺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这次工信部是下了很大决心的,“ldquo;很多小钢厂因此会面临很大压力,其出路要么被并购,要么升级改造,等于宣判了死刑。”此前,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司长陈燕海公开表示,工信部颁布《钢铁行业生产经营规范条件》(简称《规范条件》)的目的是进一步规范钢铁行业的生产经营秩序,通过联合重组和淘汰落后,将目前800家钢企减至200家左右。

倪伟淼表示,未来产能增速仍将保持高速发展是肯定的,而国家更希望看到的,是集群的钢铁企业出现。“ldquo;未来淘汰的力度也不会轻,但这就要看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的博弈了,看在审批之初采取什么样的松紧程度了。”

版权所有:《企业管理》杂志社   京ICP备:1200812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695号

网络运营:北京中企文创文化传媒发展中心

电话:010 68701918 6846787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1号楼519室

邮政编码:100048  E-mail:qiyeguanlizazhi@yahoo.com.cn

www.ceccec.cn